网上投稿 企业邮箱
"我和我的祖国"征文选登——我的父亲
作者:金海江(攀枝花分公司)发布日期:2019-06-18 08:00:00

——记一位老共产党员一生对党的事业不懈追求



 

长夜漫漫盼天明

我的父亲,四岁丧父,七岁时母亲匆匆撇下他们姐弟两撒手人寰,生活以一种狰狞的面目,让两个懵懂的孩子凄惶而无助。为了有口饭吃,在乡邻的张罗下,年仅九岁的姐姐不得不狠心将他抛放在一户富贵人家里当童工,自己只身前往昆明帮别人洗衣服带孩子。

命运仿佛是一双翻云覆雨手,所有的悲喜转换我们都要默默承受。有些时候,活着,比活法更加重要。天不亮起床,睡眼朦胧清理完马厩,赶上牛群便急匆匆前往后山的“干海子”——荒草齐腰,树木阴森,人迹罕至的“干海子”远离村寨不时有野狼出没,而唯一防身的工具,只有一把用草绳紧紧系在腰间半新不旧的镰刀。记得一个寒气彻骨的阴雨天,凛冽的风中隐隐夹杂着野狼骇人的嗥叫,不一会儿,两头狼一前一后对他形成了夹击之势。荒郊野岭,一个七岁的孩子,一把破旧的镰刀,如何对抗得了两头凶猛残暴的野狼?牛群也在不知不觉间四散逃去,惶恐中,形只影单的他只能无助地放声大哭……

天可怜见,幸亏有一位进山打柴的大叔,眼见得情势危急,在隔壁山梁上用石块拼命敲打手里的砍柴刀,并不停地大声吆喝,两头野狼才不情不愿地转身离去。

遭遇危险还只是偶然的,寄人篱下的日子,吃不饱穿不暖暂且不说,对亲人无尽的思念,常常陪伴他辗转反侧彻夜流泪。本应在父母怀里撒娇的年纪,却独自扛起了生活的重担,稍不如意,迎接他的就是东家的拳打脚踢一顿好揍——“大家乡里乡亲往日低头不见抬头见,对待一个七岁的孤儿,都不知道怎么忍心下得去狠手?”任时光流逝,每每忆起往事,年事已高的他依旧眼眶潮湿郁闷难平。

草鞋、斗笠,姐姐走时留下的一件棉絮外翻的破棉袄,加在一起成了他全部的家当。因为苦刺花尖刺扎伤的脚后跟化脓感染,虽然人已经被高烧折磨的晕晕乎乎一步三晃,却还是必须要去割回堆满半个牛圈的干草才能够交差。卸下整整高过大半个头的背筐,从怀中掏出东家吃剩下的残羹冷炙,默默和着朔风大口艰难吞咽的时候,仿佛天降神兵,远处的山坳里蓦然闪现出一支头上戴着红五星的队伍。

听别人讲起过,戴红五星的队伍,是属于穷苦人的队伍,他们是戴着闪闪的红五星来拯救穷人脱离苦海的。想到这些,他犹如漫漫长夜里见到一丝光明,扔掉背筐从山梁上飞奔而下,哭着喊着紧紧追随行进的队伍不离不弃,那样的场景教人动容。了解他的身世后,部队领导感慨不已,大家都是苦出身,又见他聪明机灵,遂决定破格将他收入宣传队成了一名小小的宣传队员……

 

三线建设勇担当

告别朝不保夕的日子,在军队这个大熔炉里迅速成长,18岁在云南思茅剿匪时火线入党 ,直至光荣地成为一班之长。这一生,他无时无刻不忘党的恩情,处处以一名共产党员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任劳任怨,勤奋工作,视党的事业为最终的追求!退伍后,原本分配在省城昆明的,地质队的工作也干得风生水起。然而当国家支援三线建设的号角吹响,他便如同士兵接到出征的命令:随时整装待发,并且刻不容缓。

“三块石头架口锅,帐篷搭在山窝窝。”——那时的攀枝花市还叫做“渡口”,满目荒芜,烈日灼人,生活条件极其艰苦,仅靠一条木船承载着往返金沙江南北的过渡。为积极响应国家“先生产、后生活”的号召,作为先行者的他们,逢山开路遇水搭桥,凭借着身拉肩抗,硬生生在金沙江南岸建立起火力发电厂,豪情满怀地点亮了这座城市的第一盏明灯!

当初发电厂刚刚建成投产,生产一线人手紧缺,他更是主动要求从办公室下到推燃班,由机关人员变身为一名一线工人。我完全可以想象,汗流浃背的他在繁忙的生产现场挥舞榔头和扳手,就好比往昔在战场上冲锋陷阵挥舞手中的钢枪,一样的来得得心应手。胸中有丘壑,敢为天下先。在苦海里泡大的他,对国家深深怀有一颗赤子之心,同时我也相信,“祖国哪里有需要就到哪里去”这句话,对于他绝不仅仅是一句口号那么简单。

后来,因为坚决不肯加入造反派,尽管随时随地受到排挤,但迫于他的一身凛然正气,那些人也不敢把他怎样。一位朝夕相处的工友,只是随口说了几句肺腑之言,就被造反派们五花大绑,逼着非得要在厂区路上长跪一天一夜,否则没完!那一刻,忍无可忍的他终于拍案而起:“你们这些王八蛋,不要欺人太甚,谁要把人逼急了,信不信明天早上我就把他的脑袋挂到厂门口?!”危难之时,方显共产党员奋不顾身的英雄本色。归根结底,邪恶终究缺乏底气,到了最后,造反派们也只得讪讪而退。

 

一片余热献故园

1987年,辛苦大半辈子的他,告别攀枝花这片奉献了青春和洒满汗水的热土,依依不舍地回到云南老家。

本以为能够静下心来含饴弄孙享享清福,没想到他却比在单位工作时更忙了:义务负责水泵站的灌溉和维修、帮着催缴私营企业恶意拖欠的电费、以及村里修桥铺路的统筹和施工安排……尤其被村民推举为党支部书记后,每月拿着象征性的250元补贴,却干得乐此不疲。我们都叫他“两块半”,并开玩笑说一个月250块钱,刚好够一天吃碗米线,尽让你去干些得罪人的事情。说得多了他也要冒火。我们知道在他的眼里,最容不下那些违背良心和道义的事,总有那么一小撮人,为了自己的一己私利而置公众利益于不顾。耿直的他敢于逗硬,对一些人的而言相加和明里暗里的威逼利诱,他都坦然相告:枪林弹雨里九死一生,到现在身上还游走着思茅剿匪时留下的弹片,什么样的阵势没见过,还能怕了你们几个小蟊贼?要让我干有违党性的事情,你们想都别想!

就这样,每天忙完分内的工作,闲暇之余,遇到东家装灯西家布线,只要言语一声他都有求必应。成天骑辆哐啷作响的旧自行车风里来雨里去,为了家乡的发展和新农村建设,以自己的满腔热情和无私奉献,处处彰显出一名共产党员的高风亮节!

 

铮铮誓言永不忘

屈指算来,父亲从单位退休回到老家不觉已30余载,遵照他的嘱咐,企业每一期的《攀电通讯》杂志我都会保留一份,探亲时一并带给他看看,以告慰对攀枝花电力事业的殷殷牵挂。

一身正气两袖清风,父亲这一生虽然没有做出过什么惊天动地的伟业,自从在炮火纷飞的战斗前沿,肩挎钢枪握手成拳,庄严地对党许下承诺的那一天起,无论顺境逆境,都是共产主义最忠诚的最随者!人生在世,总有一些东西值得我们去坚守,比如理想和追求,以及对正义的不懈维护。几十年如一日,用自己平凡的生命,诠释着不平凡的人生坐标,父亲,您永远是我们的骄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