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投稿 企业邮箱
【华蜀之光映初心】攀枝花西区分公司李峰:在平凡的路上坚守初心
作者:殷立群发布日期:2019-10-09 08:00:00

晚上11点多了,天上淅淅沥沥的下着小雨,和往常一样,疲惫像一副重重的壳附在背上,他迈着有些缓慢的步伐从现场回到了宿舍,开灯,看着简陋的桌椅停滞了几秒钟,似乎想干点什么,可最终还是被疲倦打败了,任由身体坠向床铺,闭上眼,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砰……”,门外传来一声巨响,房间重新被黑暗吞没,可他却像身下装了弹簧,猛地坐了起来……



遥想少年春衫薄

他是李峰,身体瘦削黝黑,厚厚的镜片挡不住那充满旺盛精力的眼神,因为总是自我加压,他的眉头已经习惯了拧在一起。

1997年,李峰毕业分配来到了攀枝花公司基建部门,当上了一名土建技术员,这一干就是十多个年头,从青葱年少逐渐转变为老成持重,也从技术员变成了工程师。

工作中,他的话不多,总是默默地付出,不爱表现,但如果谁影响他把工作干好,那他就不乐意了。在机组检修需要搭设大型炉内脚手架时,他会因为材料质量不过关或数量不足而跟领导大发脾气,甚至暂停工作;他也会在检修工期紧张时顾全大局,主动请战,压缩自己的工期,为主设备检修挤出更多的时间。为了控制工期、质量,他在检修现场,不知疲倦的奔波协调,和民工一起加班熬夜,有着用不完的精力;工作圆满完成了,过度透支体力的他,却连回办公室的缓坡都爬不动了。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一直保持着这种忘我的工作状态。



牛刀小试遇挫折

随着公司发电机组的逐渐关停,在转型发展的过程中他积极服从领导的安排,相继变更了两次岗位,随着公司“走出去”转型发展战略向纵深发展,鱼类增殖项目也被争取来了。干了十多年土建,搞搞机修和物业管理也就罢了,养鱼?这可实在让人有点懵。为了公司改革发展的大局,也为了给职工群众闯出一片新天地,他一咬牙,匆匆背上行装就来到了泸定鱼类增殖站。

作为负责人,面对未知的天地,他感到肩上沉甸甸的。刚来到鱼类增殖站的李峰可是在心里下了决心的,“不会咱就学呗,慢慢地积累知识和经验,总会干出成绩的”,可没想到,鱼儿们却不给他时间“慢慢来”。

随着夏季气温的逐渐升高,增殖站的鱼塘也进入了鱼病的高发期。水温升高会导致水生物快速滋生,导致鱼塘水质变坏,这几天塘水生态明显变差,“这样下去可不行”,眉头紧锁的他焦急地打着电话,协调工作、求助专家。“可以在塘中投放花鲢消耗水生物”,好不容易解决方案有了,可实施的难题又来了,其他塘里倒是有花鲢,可是大家刚来,不会水下作业啊,这可不是鱼缸里捞鱼。“管不了那么多了,先下水再说”,李峰带着大伙儿下了水。虽然是夏季,可水温却只有十二、三摄氏度,但这不算什么,要命的是看起来简单的下网、踩网、收网,实际操作起来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一边自己手忙脚乱,一边还要指挥同事们协同操作。泡在凉浸浸的水里,李锋的额头却见了汗,他暗暗给自己下了命令,“技术培训,刻不容缓”。



志得意满不松劲

培训工作紧锣密鼓开展的同时,李峰却丝毫不敢放松,只要是影响安全、质量的设备、工艺流程,包括繁殖物资和工器具准备、升温池循环系统安装、孵化盆消毒杀菌、养殖苗池的清理及消毒杀菌等项工作,事无巨细都要亲自过问,增殖站的每一处都留下了他深深的足印。随着培训的开展,设备的整治以及工艺流程的优化,鱼站的工作也开始走上正轨,现在,不仅水下捕捞变成了一碟小菜,就连水下拣选、运送、鱼卵采集和人工授精,同志们也都得心应手,处理得井然有序。从接手到现在,增殖站圆满完成了历次季节性繁殖和放流任务,获得了业主的好评,可李峰似乎总有忙不完的事……



有勇有谋立新功

“是不是泵房的电源开关又跳了?”他焦急地一声大喊,把背上的重壳都吓跑了。胡乱披上衣服,抓起手电筒,李峰出了门。 “不是泵房电源跳闸,电源显示都没有了”,现场检查的同事回答。李峰心头不由得一紧,全站失电可不是小事,鱼儿们可不干。不等电站运维人员到场,李峰开始了应急安排,调节进水量,扩大检查范围。“是增殖站电源进线的电流互感器故障脱落了”,电站运维人员告诉他,短时间内处理不好。

李峰的心里咯噔了一下,停电可不是小事,水泵不能供水,各鱼池就只能靠储水池应急3到4个小时,鱼池供水一旦中断,将造成缺水缺氧,紧接着就会发生鱼儿大面积死亡。“不能再等了”,虽然现在站上只有三个人,但想想可能发生的严重后果,他暗暗下了决心。“立即启动应急预案,将消防水引入储水池”,李锋带着另外两名同志冲了出去。夜晚的雨越下越大了,他顾不得打伞,手脚并用的爬上了生满杂草的陡坡,还要兼顾用手电照明。衣服被雨水浸透了,手上划出了好几道口子,这些都顾不上了,要赶紧抢通这条生命线。

消防水贯通了,可水压偏低,李锋不放心他的鱼宝贝们,挨个巡查每一个鱼池,不时察看储水池的水位变化,根据鱼的缺氧反应小心翼翼地调节供水大小,尽量延长储水池的供水时间。

凌晨5点,最不愿看到的情况还是出现了,消防水不给力,储水池的水位逐渐告急。焦急的他再次向电站求助,消防厂网联动启动了,可效果也不乐观。

上午9点,电气设备的缺陷还在抢修中,鱼池的缺氧情况继续恶化,看着开始零星翻上水面的鱼肚,李锋的眼睛都红了,这可都是他的“孩子”。他紧锁着眉头,“缺氧、缺氧……”,忽然,远处库房的一点灯光让他脑子灵光一闪,对呀,解决缺氧不一定要靠活水,加氧也可以呀。库房照明一定是用的另一路电源,而增氧泵的负荷不大。“说干就干”,他扛起电缆奔向了200多米外的库房。

上午10点过,增氧泵的临时电源接通了,一串串欢快的气泡沸腾了水面,成功了,鱼儿们也像李锋一样开心的笑了,在气泡间穿梭起舞。

下午16点,增殖站供电恢复,随着水泵的轰鸣声响起,李锋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十多个小时了,这时的他才发觉自己好累、好困……


每当问起历经这么多坎坷有什么感慨时,他总是说,这都是分内的事,“困难来了,我不上谁上呢?”这就是李峰平凡的日常,没有感天动地,也没有震撼心灵,充满了疲惫和艰辛,但他却严守着一名共产党员的初心,困难磨砺了意志,也坚定了信念。紧锁的眉头,只有在奋力攻克一个个难关后,才会有那么一瞬间的舒展。我们知道,这个时候他是最幸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