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投稿 企业邮箱
【增“四力”走基层】潮来天地阔 风正一帆悬——华电四川宝珠寺水力发电厂发展纪实
作者:张薇发布日期:2019-09-05 08:00:00

四川总督锡良绝对没有想到,距离自己1905年在成都的银元局内用蒸汽动力小型发电机点亮了四川有史以来的第一盏电灯后,又过了整整40年,山川雄峙,千河奔流,沃野千里,能源富集的天府之国,电却依然是稀缺之物。


整整40年里,这里军阀割据、民生艰难,基础能源产业发展几乎停滞,到1949年建国时,只有成都、重庆及宜宾几个零星的电厂孤立供电,频繁的停电状况使蜡烛成为每家每户必不可少的日用品,而在四川的红色革命老区、川北重镇广元,许多地方甚至还在使用着老式的煤油灯进行照明。


带着广元人民的殷殷期盼,承载着川北电网重要电压支撑点的重任,上世纪50年代初期,宝珠寺水电站工程进入规划阶段,1966年长江流域规划办公室提出开发研究报告,掀开了开发建设宝珠寺电站的帷幕。





寻潮:追叙记忆的时光


回望,目光再度关注那些难忘的岁月。


1977年,长江流域规划办公室提出初步设计报告,经原水电部审查批准。


1978年6月,国家计委批准立项开工兴建。正当无数水电儿女豪气如虹,想把众多美好的梦想,镌刻在心中的大坝上时,紧接着第二年——1979年,工程就因全国压缩基建规模而停工缓建。


1984年10月,国家计委批准复工,同年,原国务院总理李鹏视察宝珠寺电站工程。


1987年12月主体工程开工,1991年11月,实现大江截流。随着工程的建设,1984年12月,宝珠寺电厂筹备处成立,挂靠广元电业局办公,开始电厂筹备。1990年9月与广元电业局分离,更名为宝珠寺发电厂建设处。


几起几伏,宝电工程成为国家计划经济的最后一项“拖尾巴工程”,不仅加大了银贷压力,而且由于建设管理体制不顺,资金不到位等因素影响,工程进展缓慢。


随着国家水电建设体制的改革,1994年1月,电力工业部在成都主持召开了宝珠寺工程建设管理工作会议,决定实行业主负责制,单独成立宝珠寺水电建设管理局代四川省电力工业局作为工程的建设单位行使行业主管职能。


1994年5月,宝珠寺发电厂建设处更名为宝珠寺水力发电厂筹备处。电站工程走上正轨,工程明显加快了步伐。


1994年12月实现三期导流,1996年10月12日,宝珠寺电站大坝主体建成并下闸蓄水。


1996年12月26日,宝珠寺电站第一台17.5万KW机组正式并网发电,沿江两岸人民世世代代的梦想变成了现实,1997年在香港回归之日宝珠寺电站第二台机组发电,当年年底第三台机组发电,1998年6月 第四台机组又胜利投产,至此,70万KW机组全部建成投产。


1996年10月11日,在第一台机组发电前夕,经四川省电力工业局批准,作为电站运行管理单位的宝珠寺水力发电厂正式挂牌成立。


从白龙江畔的第一声炮响到四台机组全部投产发电,从披荆斩棘到高峡出平湖,宝电人克服种种艰难险阻,坚韧不拔,一点一滴撰写出奋斗者的荣耀与辉煌。





弄潮:润物无声的大爱


如果说宝电的建设史书写了“滴水穿石”坚忍不拔,那么宝电建成后,就是一部“无声润泽”的守护篇章。


在距宝电15公里,海拔1214米的牛头山山顶有一处三国遗址——姜维拜水池,据传因姜维兵困牛头山时跪拜三天三夜,得半池水而得名,此水无论何时,仅为半池,并有三奇:大雨不溢,大旱不枯,任凭万人饮用,始终如一。这个渊源流传的神奇传说在今天的宝珠寺水电站身上得以“印证”。


正如姜维的拜水池,宝电凭借13.4亿立方米的调节库容,承担着四川电力系统调峰、调频和事故备用重任。在四川出现的电力短缺局面时,宝电充分发挥“蓄电池”功能,在枯水期顶峰满发,向电网“雪中送炭”,极大地缓解了四川水电“靠天吃饭”尴尬局面。


2016年8月10日至9月2日,四川遭遇高温伏旱天气,省系统负荷需求较大,宝珠寺电站在来水历史最低,水库水位不高的情况下,全力消落水位加大发电支撑电网用电需求,水库水位由574.99米下降至563.59米,助四川电网渡过枯水期难关。


2018年1月,四川地区受极端寒潮天气影响,全省用电负荷屡创新高,宝珠寺电站作为库容电站,虽面临过快消落水位减发电量的损失,但仍主动承担电力供需重任,当月完成发电量2.76亿千瓦时,期末水位消落至569.30米,较正常控制水位低13.70米。


宝电不光屡屡扮演“救场”的重要角色,作为一项泽被子孙的水利枢纽工程,宝珠寺电站又让沿江百姓远离水患,把“水旱从人”的美好愿望变成现实。


1998年仲夏长江洪水泛滥,白龙江500年一遇的特大洪水不期而至,洪水来势凶猛,在入库流量高达16500立方米/秒的情况下,宝电最大下泄流量仅为6400立方米/秒,削峰10100立方米/秒,错峰7小时,顶住了特大洪峰的考验,下游嘉陵江沿岸城镇、农田均未遭受淹没和冲刷,宝成铁路安然无恙,极大地减轻长江防洪压力。


2010年7月,强降雨再次来袭,大坝上游青川县与外界道路全部中断,大量洪水滚滚而下,白龙江流域至宝珠寺区间平均降雨量达178.34毫米,该厂所属宝珠寺电站坝区最大降雨量为425毫米,期间宝珠寺水库水位从574.93米快速上涨至583.14米,最大入库流量达3176立方米/秒,此时的南充、阆中已被洪水包围,作为嘉陵江上游的大型水库,宝珠寺电厂沉着应对,尽力削峰流量,千方百计减轻下游抗洪压力。


2013年8月7日,持续降暴雨,导致入库洪水峰值高达7860立方米/秒,嘉陵江流域汛情告急,该厂及时拦蓄洪水1.3亿立方米,为下游防洪抢险赢得了宝贵的时间,保全了三堆、宝轮、昭化等下游多个城镇,确保下游人民生命财产安全。


同样是洪水来袭,结果却有天壤之别。翻阅历史记录, 1981年白龙江发生8270立方米/秒洪水,造成广元、南充等市县巨大灾难和直接经济损失达9000万元,53个县以上城市不同程度淹没,宝成线运输中断10余天。而现在,宝珠寺电站这座投资63亿元的水利工程,在一次次严峻的抗洪考验中优秀胜出,匡算防洪效益已高达百亿元。





搏潮:奋勇争先的担当


人们还能清楚记得,2008年5月12日,汶川特大地震发生,瞬间的地动山摇,满目疮痍。


作为接近震中区域的最大库容水电站,宝珠寺电厂所在地区震感异常强烈,造成宝珠寺电站紧急停机,紫兰坝电站全部停运,厂用电消失,川北电网一度处于全面崩溃边缘。宝电面临前所未有的困难、前所未有的压力、前所未有的挑战。


在灾害面前,人的本能是逃跑、是躲避,然而宝电人却选择了不懈的坚持、选择了坦然的面对。宝电人在第一时间成立抗震指挥部,果断抉择、科学应对、合理组织、充分发挥党支部堡垒作用和党员旗帜作用,全力调动群众积极性,力保全厂抗震救灾工作有序开展。各个部门通力合作,清查灾情、检查设备,他们用最快的速度、最短的时间让发电机组重新带上负荷,为川北电网重新注入宝贵的电量,为重灾区带去光明和希望。


一组由时间凝结成的数据告诉我们宝电人有多拼。


灾后2小时,宝珠寺电站恢复送电,成为重灾区并网电厂中事故停机后第一个恢复发电的电厂。


灾后5小时,紫兰坝站恢复了供电。


灾后第二天,通过厂用电向三堆变电站提供用电,同时派出抢险队伍奔赴汶川灾区,参与红叶二级电站震后抢修,并于灾后第三天恢复了红叶二级电站厂用电。


灾后第三天,在接到紫坪铺电厂求援通知的当天,立刻派出了高压试验抢险小组投入抢险。


灾后第四天,宝珠寺电厂通过厂用电向承担抢险重任的三堆镇医院和水厂直接供电。


从灾后5次派遣“宝电号”工作船,运输救灾抢险人员前往青川白水镇到配合国家测绘科学研究院调研青川地震灾情,宝珠寺电厂争分夺秒地为救援工作赢得了宝贵的“黄金时间”。


“车行出都江堰之后车道开始变窄,蜿蜒崎岖的山路上处处可见地震的残骸,两旁的山体不时有石块滚落。我很想女儿,我知道惊恐未定的她需要安慰,但是我不得不离开,汶川灾区的救援工作需要电力,还有更多的家庭等待着团聚。”这是灾后立即奔赴汶川抢险的一位父亲的日记,面对地震,有一种力量在宝电人身上凝聚,它叫众志成城,万众一心,正是这种无坚不摧的力量伴随着宝电人,让他们面对摇摆的山体,仍然勇往直前,毫不退缩。


地震无情,人间有爱。乐于奉献的宝电人在自身已经十分困难的情况下,主动伸出援助之手,为受地震影响,数天露宿街头,食物、饮用水极端匮乏的宝轮镇受灾群众提供遮雨篷布、饮用水和食品等。同时积极响应党的号召,自告奋勇的表达爱心,一次又一次的向灾区同胞捐钱捐物,党员积极向党组织缴纳特殊党费,团员积极向团组织缴纳特殊团费。一笔笔重建捐款,一批批救灾物资,那是宝电人在向国家、向社会、向人民履行自己应有的责任。





逐潮:砥砺前行的力量


新房村,一个承载着美好期望的名字,然而绵延横亘的大山给了村民们秀丽景色的同时,也阻断孩子们的读书路。杰娃子和他残疾的姐姐就生活在这里,家庭的贫困让他早早扛起了生活的担子,父母外出打工后,照顾姐姐的重任让读书的梦想变的遥不可及。


关键的时刻,宝电人秉持着国企的责任与担当再次伸出援助之手,积极实施华电爱心资助工程,先后向青川县木鱼中学捐赠120万修建“华电希望中学”,向利州区三堆医院、青川县姚渡卫生院各捐赠60万修建“华电爱心医院”,向三堆中学援建120万修建华电爱心食堂,向利州区、青川县各捐款40万设立华电爱心助学基金。


不仅如此,宝电的雷锋行动志愿者团队、郭明义爱心团队等积极开展活动,仅在2018年“携手同心,点亮青春”志愿者爱心服务活动,就组织了242人次参与了志愿者服务活动,38人与留守儿童、困难学生等长期结对帮扶,年复一年,650多名如同杰娃子一样的孩子得到了资助。


“多亏了你们的帮扶,让娃娃们再次回到了课堂,让娃娃们有了新衣服和新文具。”谈到宝电的无私帮扶,广元市白朝乡新房村村长言语间有着掩不住的激动,这份激动还藏着更深的含义:“因为你们,孩子们重新有了完整的家。”

2014年,宝珠寺电厂建成全国文明单位,树立了良好的华电形象,在生态文明建设方面也起到了巨大的辐射带动作用。因建水库而形成的白龙湖景区是第五批国家级风景名胜区之一,仅生态旅游一项,带来的经济效益每年达到过亿元人民币。


70多平方公里的白龙湖水面,不仅是川甘、川陕毗邻区商品集散转运的便利通道,也为农作物灌溉提供了优质水源,专家认为,面积350平方公里的白龙湖风景区,是我国最适宜种植油橄榄的极少数地区之一。目前广元已成功种植油橄榄11万亩,以每公斤橄榄油国际市场售价150元计算,年产值可达16亿元,种植区10万农民将由此增收。


越来越好的增收环境让杰娃子的父母回来了,许许多多的外出打工者也回来了,曾经的山村留守儿童们不再孤独,宝电人在四季轮转中播下的爱心种子已然开花结果,让青山绿水变成了金山银山。


葭萌关下,张飞挑灯夜战马超的豪情一直在这片文化底蕴深厚的土地上言传继承;古栈道旁,诸葛孔明发明木牛流马的创新精神一直在延续;眺望着风起潮涌的广阔天地,白龙湖畔的宝电人再次选择了远方,他们怀抱初心,牢记使命,带着“走出去”的梦想汇入“一带一路”的大潮之中,砥砺前行,勇敢出发,在新时代奋力书写宝电人的新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