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投稿 企业邮箱
“我和我的祖国”征文选登—— 一颗赤诚心,两代电力情
作者:曾毅霞(泸定公司)发布日期:2019-09-19 08:00:00

我和我的父亲,都是电力人。

我的父亲生于1950年,曾是一名供电工人。他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人,也没做过什么了不起的事,但他对工作认真负责的态度影响了我的一生。

1969年父亲分配到供电局工作,他深知这份工作来之不易,特别珍惜。虽然只有初中文化,但通过自己的努力,父亲专业能力不断提升,成为了一名用电监察班班长。用电监察的工作复杂琐碎,要对所管辖电网安全运行进行监督检查,又要参与电网发展规划方案及新增用户供电方案的制定、检查和验收投运,还要对供电网络内用户供用电安全运行管理,同时防止非法窃电行为。虽然工作繁忙,父亲对每件事总是尽职尽责。那些年,有的用户私底下戏称供电工人为“电老虎”,但父亲却说自己是“电保姆”。在为用户制定供电方案过程中,父亲坚持从电网安全和用户利益严要求出发,从不讲私情从不畏权势,为其提供最为安全、经济、可靠、优质的服务,以至于后来很多用户都点名要父亲来设计。我知道,在这些优秀方案的背后是父亲夜以继日的实际考察、计算和修改。

我曾对父亲这种对自己近乎严苛的态度提出疑问,你做多做少钱是一样的,何必那么辛苦。他却说,我不为别的,就为对得起这份工作。父亲的这句话,在日后很多方面都得以体现:2003年针对非法窃电日益严重的问题,父亲在经过多方考察后提出了采取封闭式管理的方案,该方案一经提出便得到领导同意并推行,有效防止国家经济利益损失。2004年他又提出对大工业用户的无功补偿和系统自动化升级进行改造,加强了无功管理。2005年进一步建议对供电安装采用加强型铜铝液压密封,保证供电可靠性。

在临退休前几年,父亲被通知有资格报考高级技师,当时家里人都劝他不要参加了。一来听说这个考试相当的难;二来都要退休的人了,精力和记忆力都减退了,就别折腾了,结果父亲还是给自己报了名。因为在成都培训,所以我让他来家里住,舒适又方便。他坚决不同意,说是一来一返浪费时间。父亲是那批学员里年龄最大的了,跟他同住一个宿舍的年龄相仿的学员在几天后都不堪压力,退出了。我去看他,一起吃了顿饭,期间他一语不发,若有所思。也就几分钟时间,就说吃饱了,起身回宿舍看书了。听母亲说,他常常学习到深夜2、3点,第二天6点又早起看书。父亲的努力没有白费,他不仅考试过关,还获得了2005年全川第一批用电监察高级技师证。

父亲很关心我的工作,我走上电力行业这条道路也是当初父亲的决定。虽然是不同的专业,但却也是同行,我常常开玩笑说我是养猪的,他是卖猪的。每次回家,父亲必问我近期的工作情况,嘱咐我要认真工作,要懂得感恩,要学会怎样做人。2010年刚到泸定电站,我被分配在运行准备部,当时的主要任务就是学习。因为以前是火电专业,短时间就要“火转水”,压力很大。有一段时间我萌生怯意,父亲一天数次电话,要我必须坚持下去,他说:“有的事看起来是很难,但是只要你挺过去了,就好了。”父亲知道我电气技术方面弱,于是就将相关知识由浅入深一条一条写下来给我看。记得一次回家问了父亲一个技术问题,当时他没回答出来。半夜醒来,发现书房灯还亮着,原来他还在为我翻查资料,很是感动。在父亲的帮助下,我顺利通过考试上岗,后来也成为了第一批主值班员。

2012年汛期,电站防汛形势严峻,闸门操作频繁且日常工作繁重,我忍不住叫累。父亲直摇头说:“这样就喊苦喊累啊,你们现在的条件比我们那个时候好多了。华电这么大一个发电集团,泸电这么大机组的一个电站,多少人向往不来的,你要珍惜你目前的一切,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站好这班岗。”

父亲退休后,和母亲一起任劳任怨的当我家后勤部长,因为工作繁忙,加之经常出差,照看女儿的重担就落到了二老的身上。他们怕影响我上班,总是报喜不报忧。记得2016年母亲生病了需要做腹腔镜手术,为了不影响我上班,他们特意将手术时间推迟,安排在我轮休期间。出院后,母亲身体还是很虚弱,我刚提出请两天假,立马被他们否决。我坚持,父亲也不退步,最后居然对我生了很大的气,几乎是把我赶走的。

在我的电力人生涯中,也曾遇到很多困难,也想过要放弃,也想过马马虎虎就算了,但是只要想到父亲说的那句“要对得起这份工作”,就打起十二分精神,又有了前行的力量。有时候想来,这真的是一件很奇妙的事情,父亲与我两代人都与电力行业结下了不解之缘。父亲虽然卸下了担子,我依旧肩负着责任。在这条造福百姓,创造光明的路上,父辈们已砍掉路上那层层荆棘,播下了种子,孕育出这流彩花海,我们如今要做的就是用父辈们传承来的叫做“认真”的花剪去修整,用名为“敬业”的水壶去灌溉,让这片光明之花永开不败!